当前位置: 首页 >> 理论宣传 >> 广开言论 >> 正文
略阳乡村笔记:硖口驿
发表时间:2019-09-20 作者:王全纲 编辑:石晓婷 资料来源: 字体大小:[    ]
分享:

在硖口驿老街口,雄踞着一座高约2000米的石山,叫做米尖山。山虽不高但如其名,就像是一粒米粒兀自独立,别具风采。米尖山微靠北面的大山,其余三面都是悬崖绝壁,绝壁缝隙中不时有灌木栖生,山顶则是郁郁古柏,这些灌木和古柏赋予了这座石山的盎然生机。山顶原本有一座庙宇,建于何时不得而知,但毁于上世纪60年代,年少时和伙伴上过山顶,见到过庙宇的残垣断壁。

硖口驿老街南面是缓缓流淌的硖口驿河。发源于煎茶岭的小河和来自正西面的西沟河汇聚于此,东流至茶店注入沮水。硖口驿河流程不长,但水量充沛,清冽甘甜,沿途麻柳成行,岸边草繁叶茂,河内鱼虾成群。也因此使得这方水土成为了全县为数不多的水稻种植区之一。

米尖山和硖口驿河的搭配完全是天意,那是一幅意趣盎然而又别具特色的山水画,而硖口驿街处于山水交汇的最佳位置,因而必然具有灵秀之气,也必然使这里的人们与生俱来便有一种坚韧、宽容、豁达的心境。

硖口驿是古驿站,是从古至今汉中通往陇南或宝鸡的交通枢纽,是略阳的东大门。轻抚历史的尘土,我们仿佛看见诸葛孔明带领大军驻足硖口驿,遥望煎茶岭,胸中充满了再出岐山的豪情壮志;看见无数茶马骡队或小憩休整再鼓西征煎茶岭的信心,或长吁感喟终于走出煎茶岭而可一路坦途东去汉中的抒怀;更有无数达官贵人驻节硖口驿,留下无尽的思绪和感叹!明朝陕西茶马御史刘伦元宵夜驻节硖口驿作诗一首,虽流露出淡淡愁绪,但对硖口驿的山光水色仍多赞叹:

停驂硖口驿,饶望西山前。

入暮岚光淡,弄春草色斑。

流泉声汩汩,啼鸟语关关。

万物皆欣足,一官独未闲。

元宵事奔走,明月计循环。

良夜成虚度,题诗一解颜。

而明朝略阳知县白桂驻节硖口驿的诗文则多舒胸意,较为明快:

百里河山尽日程,春风到处马头迎。

幽人自适追庞古,野老迂徐道姓名。

发白未妨心上赤,酒酣愈觉眼中明。

思亲午夜情千种,云锁天涯梦不成。

如果说历史为硖口驿蒙上了灰尘,那么现代文明依然在延续着这种趋势。硖口驿和勉县茶店的界限只是一条小山沟,从省道来去的车辆行人都要经过一道钢架结构的方形拱门,一方书勉县,一方书略阳。东来西去的车辆,只要到了茶店,轻轻一脚油,几分钟便到了硖口驿。然而,这种感觉正被高速路带来的便利所减弱,硖口驿便再一次减少了人们关注的机率。其实,自从建国初309省道贯通后,方便的交通就逐渐减少了旅客驻足硖口驿的机会,硖口驿作为一个地名、站名在人们眼前一晃而过,就像一幅蒙尘的画,淡漠在人们的视野里。

然而,这种淡漠是否预示着一种新生呢?美丽乡村建设、陕南移民搬迁这些新鲜名词连同这篇短文,或许能为硖口驿拭去些许尘埃,一个山清水秀,万物欣足的硖口驿正大步走来,那将是一幅清新脱俗的山水画。

【版权声明】版权所有,欢迎转载。转载时请注明出自“略阳政府网站”并署原作者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