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魅力略阳 >> 略阳史话 >> 正文
江神庙考--王自立
发表时间:2009-05-21 作者: 编辑: 资料来源: 点击: 字体大小:[    ]
分享:


(黑体字为市文联、汉文化研究协会主编的《衮雪》2009年第二期登载内容)

略阳县南街,今环城西路,嘉陵江边,有一座古庙,名江神庙,又称王爷庙。是长江流域迄今保存最完整,具有氐羌文化特色的,古代祭祀活动的建筑群。整体利用地形高差,采用我国传统宅地平面布局,现存三联两院,分剧院、过厅、前殿、后殿,面阔22米,院屋进深55米,占地近2000平米,建筑面积1210平米。清·道光《略阳县志·卷四·艺文》载:邑旧治南街有江神庙一区……其号曰王爷庙。岁已亥、庚子间,重加丹垩,金碧辉煌。

解放初,为县公安局驻地,1959年该局搬迁新址后,由居民占住。文革中,戏楼翼角斜撑全雕,写意木虎,戏楼台前兽类木雕等,毁坏严重。上世纪90年代初,文物普查中被发现,1992年被省政府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省文化局曾拨款,进行抢救性保护。1997年市、县多方筹资,1998年到1999年、对该庙进行较大规模维修,朽木破瓦,全部更新,木雕板绘、刻意涂饰,画壁雕梁,金碧辉煌,基本恢复如旧

该庙始建年代,一直无确指。《清·道光县志》称:朝以来,碑碣失传,不知几历年19885月,汉中地区文化文物局编《汉中地区名胜古迹》谓:始建何时,尚无碑碣佐证。据推算,最晚在明末清初就有此建筑。《略阳县志·文物胜迹·古建筑》199212月版,称:始建何年无考,推算最晚在明末清初1999年修复后,在大门照壁简介中又写为:江神庙始建于明代。原是船帮祭祀的会馆。2003106CCTV-4介绍江神庙时,又称大约在明代,由船老板出钱,船工出力,建成会馆式,船老板休息娱乐的场所和物资、信息交流中心。

“碑碣失传”。为什么会失传?汉《郙阁颂》能在露天旷野挺立了1805(172-1977)历代大小石碑130余通,能在灵岩寺保存完好,那么江神庙建庙碑的失传,能排除人为的砸毁吗?始建年代无考,是无考还是未考,不考?明末清初处于政权更替期,战祸灾荒谁有建此大庙的雅兴?始建于明代大约在明代。查,明代历276年,庙究竟建于何年?船老板出钱,明代略阳县城有几个船老板?是川老板,为什么不建庙于四川境内?该庙1992——1999年仅维修已耗资近百万,船老板有几个钱,他不养家糊口吗?船工出力,船工有多少力?明代是不会有机动船的。船工的力,不用在近乎爬行于沿江两岸险岩危石上拉纤?明代略阳已不再是路、州的治所了。仅只是隶属于勉州(时治所已迁勉县旧州铺)后又隶属于宁羌州,汉中府的一个小县。据新版《略阳县志·人口志》明嘉靖三十一年,全县只有6339人,清初,略阳县共有10264人,因战祸,灾荒死亡7683人,仅余2581人。史载:略阳风俗:风气强梁,朴质无文,食必兼肉,人尤劲悍,务农习射。隋志:武都顺政,连杂氐羌,人尤劲悍,性多质直,皆务于农,事工射猎。(1)明代或清初,略阳绝大部分是农业人口,要吃饭,要吃肉,他们就必须皆务于农,在山林里射猎。加之山远水长总是穷人老几辈不进城。有多少人,多少物资、信息,需要进县城到江神庙这个中心来交流呢?

船帮祭祀的会馆祭祀什么神,什么人?谁封的?封的什么王,什么候?道光《略阳县志》称:穷源竟委,兹庙崇奉龙王,以期安澜普庆也。这就涉嫌迷信了。倘如此,为什么不直呼龙王庙?龙王能安澜普庆?从北宋太平兴国二年(977)九月到1981年八月,嘉陵江水横溢,没有少给略阳人民带来灾难吧?龙王安澜的神威呢?笔者早年曾见过一些龙王庙,三平方米足够他安坐了,且常被大水淹没,竟至塌毁,诚如民谚:大水淹了龙王庙。一个船帮祭祀的会馆船老板休息娱乐的场所信息、物资交流中心崇奉龙王,民间自发建造的庙,为什么建筑面积、规模,均超过路(略阳曾为利州西路治所)州(兴州、沔州)及县府衙门?朝廷或地方政府能恩准?

《史通·称谓》云:古者天子庙,祖有功,宗有德,始自三代,今古共传。旧时为奉祀祖宗,神佛,前代贤哲而修庙,以供后世祭祀瞻仰。太庙:帝死有太庙奉祀。家庙:宋代大观四年,诏公辅大臣祀五世,且以祭器赐之。绍兴十六年(1146)上命有司为秦益公立家庙。其外戚及韦吴诸家,将相虞允文,吴涪王()皆赐祭器。(2)神佛:土地,龙王,观音等等。前代贤哲:如文庙(孔子),武庙(岳飞,关公)药王以及绍兴十年(1140)诏立庙于兴州仙人关,赐额忠烈的吴涪王()忠烈庙。

其实略阳江神庙与源远流长的嘉陵江航运有极密切的直接联系。早在东汉安帝元初二年(公元115),武都郡(时略阳为武都郡沮县)(注3太守虞诩,在运道艰险,舟车不通,驴马负载,僦五致一沮至下辨数十里,开漕船道,于是水运通利,岁省四千余万,盐米丰贱,十倍于前(注4;唐·德宗贞元间,兴州刺史严砺,自县而西,随山之曲直以休人力,顺地之高下以杀湍悍,疏浚嘉陵江二百里,通漕以馈成州戍兵。(注5柳宗元为书,要为巨擘,”“扑茂典实,并深博无涯涘,千年以来,文坛无间言,的《兴州江运记》(注6;清·左宗棠在略阳设军米局,取粮四川,漕运略阳白水江,陆运达渭,由陕甘官马大道西运,始得以抚定西北民国间的川陕水陆联运等,限于篇幅,本文不再详述。要特别提到的是,南宋时的嘉陵江航运。这是略阳历史上最辉煌的鼎盛时期,让我们先研究一下南宋初期,中兴期的历史背景。

南宋高宗建炎四年(1130)九月、川陕主帅张浚,集鄜延、环庆、泾原、永兴、秦凤等陕西五路,合兵40万,马7万匹、与金军决战于富平(注7。为了保障军需,他下令贷民赋五年(注8 金银粮帛之运,不绝于道,所在山积(注9虽宋师数倍于金,但由于远离邠州督战的张浚,虽为主战派重臣,但少年得志,志大才疏,短于谋略,刚愎自用。部下建议,拒而不纳,致决策失误,仅接战半天,就以宋军的大溃败告终,并导致了陕西五路的全部失陷。(注10张浚从指挥富平之战的邠州,退到了秦州(今天水),又从秦州退到兴州。时五路人马已散亡殆尽。手下止有亲兵千人(注11其幕僚意欲再退阆州(今四川阆中西北)。参军刘子羽说:议者可斩也。宣抚司岂可过兴州一步!(注12他劝张浚留兴州,以便外系关中之望,内安全蜀之心。(注13富平之战后,王师大溃,五路悉陷,巴蜀大震。(注14金人得胜不追,饱掠了张浚丢下了全部军资,才配合叛军,从陇东打到陇西,又从陇西打到陇南。致张浚在兴州也难立足 ,被迫将宣抚司从兴州退到了阆州。时宋在陕之地,但余阶、成、岷、凤、洮五郡及凤翔和尚塬,陇州的方山原而已(注15。然而金人侵略陕西并不是主要目的,他们得陇望蜀,把主要军事力量集中在陕西一线,准备从秦陇攻入四川,控制汉江、长江上游,扼住临安政府的咽喉。然后沿江而下,制其死命。蜀若不守,江浙自摇,故皆必图之。于是,一场争夺陕西残存地区,打通四川大门的恶战,正在酝酿之中。

吴玠临危受命,宣抚处置使张浚命他为秦凤路经略使,收集散卒几千人,扼守大散关和尚原,阻止金人南下。绍兴元年(1131)五月,金两路兵马直奔散关,夹击宋军。吴玠率部坚阵待之,金军靠拢,万箭齐发,滚石飞下,有效的杀伤了大量金兵。金军败退。兀术调任陕西经略使后,十月又集结十万大军,大举进攻和尚原,大战三昼夜,退金兵30余次进攻。敌稍却。宋军则以奇兵旁击,绝其粮道,使其不得食。兀术连中二箭,只身逃跑,宋斩敌万余。

绍兴二年(1132)冬,吴玠以和尚原距川蜀地远,终恐粮道不继,难以持久,乃移营仙入关杀金坪(今略阳白水江长峰村北25里)选战地,修置山寨,以备奔冲(注16。刘子羽将其所管成州及梁、洋军马,交吴玠指挥,吴简练之,于川口并力控扼(注17)。四年(1134)二月,兀术率步骑十余万,犯仙人关(注18。而驻守仙人关的宋军仅三万余人(注19。吴命宋军以驻队矢迭射,矢如雨下,致金军死者层积。(注20血战连日,敌败退凤翔,授甲士田,为久留计,自是不敢妄动。

吴玠在仙人关,加强战备。不时乘机出兵,收复了秦陇一带许多失地。绍兴元年(1131)至四年三月,和尚原和仙人关是宋金战争的主要战场,甚至是唯一战场。在这两场以少胜众的恶仗、硬仗中,吴玠吴璘率部独力支撑着南宋半壁江山,吴玠先后授镇西军节度使,川陕宣抚副使。绍兴九年(1139)正月,授四川宣抚史,陕西阶、成等州皆听其所制(注21

吴玠、吴璘、吴拱、吴挺、等祖孙三代、自建炎四年(1130--开禧二年(1206),在秦、陇、蜀大地与金人相持,大败金人,使其未敢越过兴州。究其抗金胜利的主要原因,在于饱满的士气,顽韧的斗志,巧妙的指挥,但最重、要最根本的原因,则是曾获得人民大众的支持和拥护,得益于粮道畅通。吴玠死守大散关、和尚原时,金占区凤翔府一带民众感其遗惠,相与夜输刍粟助之,玠赏以银帛,民益喜,输者益多。金人怒,伏兵渭河邀杀之,且令保五连坐,民冒禁如故(注22但终因饷馈不继、不得不弃和尚原,退守仙人关,对此,朝野非议,认为是败退,致金人长驱直犯仙人关。绍兴十年(1140)继任川陕宣抚副使胡世将奏曰:绍兴二年冬,吴玠失和尚原,遂致金人长驱直犯杀金坪,深入川口。当时非兵力不足,止缘粮尽,遂至不能坚守(23)。这些记载说明和尚原兵败。是因粮饷不继而主动放弃的。

仙人关大战时,屡经疏浚的嘉陵江、江水浩荡、航道通畅。赵开以承制兼宣抚处置使司随军转运使,总领四川财务。他与李迨,勾光祖相继都军漕,恪尽职守,将蜀粮及军用物资,源源不断经嘉陵江漕运直达仙人关。绍兴四年(1134)吴玠调西川民夫运米十五万斛至利州,一斛支付运费四十余千文。民夫饥病相仍,道死者众。故蜀人病之(24)

赵开初入蜀,也见到沉重的赋税及名目繁多的杂税,把蜀人压的喘不过气。其剥削之重,已经到了锱铢不可加的地步,但他不恤怨骂,为了增加财政收入,保障军饷,仍坚持变更茶,烟,酒及兴州鼓铸,官办银绢(注25)。这些办法的推行,更加重了人民的负担,引起蜀人,尤其是经营茶烟酒商的怨詈四起(26)但从解决军需储备的角度来看,的确达到了预期的目的,收到了相当的效果。赵开理财,虽招致了蜀中士民流怨,人情不善(27)成为后来朝臣交章攻击的理由之一,但他在财匮民困的战时解决了坚守兴州的数十万川陕大军,迫切需要解决的军需储备,还是因该肯定的。

吴玠深知:兵不可不养,粮不可不足,常苦远饷劳民。与敌对垒愈十载,屯兵兴州,尽取粮西川,逆江而上,漕运艰难,水陆转运,民力未有息肩之期。为了克服困难,减轻人民负担,他采取了屯田自养等多种办法,其中除在兴州鼓铸外,还于绍兴七年(1137)二月,初置银会子于河池。(28)绍兴十七年二月又在大安重造(29)。我国最早代表银的纸币:银会子的发行(注30,大大方便了蜀陇贸易,克服了铁钱与银锭子的携带不便,解决了军费匮乏的困难。此外还汰冗员,节浮费,徙诸军家属于江南,以便粮饷,教战舰水军于沿江,以备不虞。调戌兵,命梁、洋守将治褒城废堰(注31)。绍兴六年(1136),吴玠为宣抚副使兼营田使,置司兴州,在阶、成、西、秦、凤、兴、梁、洋、利九州,设屯田、营田六十余庄,耕田八百五十多顷,岁收二十万石(注32。为富国强兵之资,宽疲瘵运输之急。省馈运而宽民力。

吴玠此举得到了朝廷的表彰,绍兴八年(1138)七月四川制置使胡世将至遂宁府。遂会川陕宣抚副使吴玠于利州。时军粮见缺,吴玠颇以家财给之。玠至大安军。妇人,小儿饥饿者千百,拥马首而噪。玠大怒曰:吾当先斩勾光祖,然后自劾,以谕汝辈。(33)至利州共商筹运军饷大计,采取水陆并运转搬折用之法,粮储稍充足。

吴玠深知能控扼蜀口、固守东接梁洋水陆冲要,南系四川喉襟要害之地的兴州,皆得益于嘉陵江漕运,他深感:神生于无,形成于有。嘉陵江在抗金斗争中,以其超常人的神力,助人力之不及,功及于人;其异乎寻常神速的神效。通漕载饷,博施济众;其奇妙莫测,神奇的神威,济危除难,垂功弭患。功济于时,有力的保障了近十万大军的军需供给。故于绍兴六年(1136)冬十月奏封嘉陵江神为:善济侯。时为川陕副使吴玠言:江自凤州之梁泉,历兴、利、阆、果、合、恭以入江。正系饷军,漕运水路,望加封爵(注34后获宋廷从之,正式允准,始建江神庙于兴州。时吴玠正置司兴州,亲督建此庙。因而,江神庙供奉的原本就是嘉陵江神:善济侯和奏封嘉陵江神,并主持兴建江神庙的吴玠,因此也称吴王庙。

史载,在兴州封王的,仅只南宋时的吴玠、吴璘二人。(35)吴氏兄弟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及其丰功伟绩,在陕陇川人民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影响。人民对英雄世代相传,历久弥笃的纪念活动,主要体现在修复庙祠及其遗迹的保存上。至今陕陇川仍留有吴氏的庙祠二十余处,战地遗址、遗迹三十余处,共六十余处(注36,如庄浪吴王庙,天水名将庙,徽县忠烈祠,宝鸡吴公祠,凤县涪王祠,成县吴挺墓,阆中锦屏山书刻等。这些庙祠、遗址、遗迹至今大都保存完好,惟独吴玠、吴璘、吴挺长期驻守过的兴州,一处不存。最为遗憾的是,绍兴十年(1140)正月高宗诏作于仙人关的吴王忠烈庙,在吴王死后68年,即被安丙占据,以安公生祠代替。略阳南坝的吴王坟(吴璘墓),及孝宗御书安民保蜀定功同德之碑墓碑,也早已不知去向(注37。显然,是遭到了人为的严重破坏。

三世为将,满门忠烈的吴氏家族,为什么会遭此厄运呢?这与英雄家族的叛国子孙吴曦有关。

南宋宁宗开禧三年(1207)正月十八日,兴州城(今略阳县城)里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的事变,著名抗金名将吴璘的孙子(吴挺之子),知兴州兼利州西路安抚使,武宁军氶宣抚使,四川宣抚副使吴曦背宋投金、授封蜀王(注38吴曦的伪王朝虽然只维持了四十一天,吴曦也于二月二十九日被监兴州合江仓杨巨源和兴州中军正将李好义,率74名勇士。冲入曦行宫,诛杀(39),吴曦被杀,军民拜舞,欢声动天地(40)曦之叛给吴氏三世的光荣历史蒙上了一层积垢。不仅影响到后世对吴氏的公平评价。而且使记载吴氏功业及其家族历史的大量资料湮没,对人们重新评价和研究二吴造成了一定困难。

吴曦之叛平息后。曾任吴曦伪丞相的安丙因人成事,获居首功取吴曦地位而代之。被南宋朝廷任命为知兴州。利州西路安抚使,四川宣抚副使(注41)。而真正率部诛曦的杨巨源、李好义二将,不但没有得到应有的奖励。反而在他们会同其他将领,相继收复了吴曦引金兵入风州,以四郡付之的西和、阶、成、凤四州,准备乘胜夺取秦州的时候,被夺其功而杀其人(42)的安丙勾结吴曦的部将王喜、刘昌国等,先后将李好义用药酒毒死,诱捕并暗杀杨巨源于解送途中。巨源死,忠义之士为之扼腕,闻者流涕(注43)。

杨、李二将惨遭杀害后,西线的抗金力量再次遭到摧残,朝廷内主和派又占了上风,君昏臣庸的南宋王朝,竟将王喜升为节度使,安丙升为大学士,四川制置大使兼知兴元府。安丙欺世盗名,不仅骗取了当时朝廷的信任,还骗得了后世的盲目崇拜。吴曦背叛,按当时的刑律是要灭族的,但朝廷念其先世保蜀之功,处理相当宽厚。吴玠一门没有受到任何牵连,吴璘的坟庙照常保护,由吴玠子孙主祀。吴璘位下子孙,只有吴挺一门从重,挺之子吴曦兄弟五人中,尚准长子吴暲免诛,迁徙浙江(注44。但安丙在实际处理时,除派人将曦的两个儿子,叔父吴柄,及其弟晓、晛、晫三门诛绝,余党全部杀死外,还纵容捣毁了吴璘墓,吴王的忠烈庙。此后,江神庙也隐去字,仅称王爷庙。

史载,吴曦年十许岁时,其父挺赏问其志,曦有不臣之语。其父怒,蹴之炉中火,灼其面,号吴疤子 (注45。可知,挺若在,岂容曦背叛宋廷。且曦之叛,距挺死已十四年,璘故已四十年,玠谢世已六十八年(注46。《尚书·康诰》称:父子兄弟,罪不相及(注47孙子的罪与其祖辈就更不该相牵连了。

吴玠、吴璘为南宋初名将,早年参加对西夏战争。在战火由中原延烧至陕西五路、宋军一溃千里的逆境的险情中 ,率兵孤军奋战、独当一面,转战关陕秦陇,扼守和尚原、仙人关等要隘,作殊死斗,大败来犯金军的主力,首次打破了金骑兵不可战胜的神话。历大小数十战,气壮山河,艰苦卓绝,可歌可泣,使天府之国免遭涂炭,捍卫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汉文明。他们以身许国、虽赴汤蹈火,万死不辞的爱国主义精神,足以彪炳千古,值得中华民族的后世子孙景仰和学习,继承和发扬。

略阳江神庙,又名吴王庙,始建于南宋绍兴七年(1137)距今已886年(比明末请初早507年)是嘉陵江神:善济侯和奏封江神并督建庙堂的吴王的祭祀场所。

注释:

1:《大明一统志·43,汉中山川:略阳》

2:《建炎以来朝野杂纪·甲集卷3

3:《汉书·28,上·地理志·第八上》

4:《后汉书·58·列传48

5:《柳子厚集》2715页。又同下四注。

6:章士钊:《柳文指要》,又《唐宋八大家散文鉴赏辞典》鉴赏文章:李世凯。

7:《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36

8:《要录》卷·37

9:《要录》卷·307,又《三朝北盟汇编》,炎兴下帙·42

1012:《要录》卷·39

11:《齐东野语》卷二。

13:《宋史··270,刘子羽传》。

14:《三朝北盟汇编》卷·196,《吴武安公功绩记》。

15:《要录》,卷·43

16:《要录》卷·71,绍兴三年注,又《宋史》卷·366,吴玠传。

17:《要录》卷·83

18;《宋会要辑稿》兵九。

19:《要录》卷·111,《建炎以来朝野杂记》甲集卷·18

20212231:《宋史》卷·366、吴玠传。

23:《建炎以来系年要录·139

24:《宋史·175·食货上·3漕运》

25:《要录··29》,及《宋史·赵开传》

26《要录··32

27:《要录··58

28《要录··109

29《建炎以来朝野杂记》甲集卷·16

30:《历史大观园》19924期,程晓钟文

32:《要录》卷·111

33《要录》

34:《要录》卷·106

35:《绍兴九年(1139)六月,吴玠病逝于兴州仙人关,年47,赠少师, 谥武安,追封涪王。乾道3年(1167517薨于兴州,谥武顺,追封信王。

36:《江山留胜迹》。

37:陈显远:《汉中名胜古迹》

38:《宋史·宁宗纪》又《宋史》卷·475,吴曦传。

394041:《续资治通鉴》卷·158876页。《宋史·宁宗纪》。

42:张溥《历代史论》

43:《宋史》卷·402,杨巨源、李好义传。

44:《宋史·吴曦传》及《宋会要辑稿·刑法》。

45:宋·罗大经《鹤林玉露》卷1,乙编《诛曦诏》。

46:吴挺死于1193年,吴璘故于1167年,吴玠1139年谢世。分别距吴曦叛金为:144068年。

47:引自《资治通鉴》卷·237,唐宪宗元和二年(807)十一月,又司请毁李锜祖考冢庙,中丞卢坦上言:李锜父子受诛,罪已塞矣。昔汉诛霍禹,不罪霍光。先朝诛房遗爱,不及房玄龄。《康诰》曰:父子兄弟,罪不相及。况以锜为不善而罪及五代祖乎乃不毁。

【版权声明】版权所有,欢迎转载。转载时请注明出自“略阳政府网站”并署原作者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