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魅力略阳 >> 略阳史话 >> 正文
于右任与略阳--王自立
发表时间:2009-05-21 作者: 编辑: 资料来源: 点击: 字体大小:[    ]
分享:


于右任是我国二十世纪著名的诗人、书法家和政治家。早年加入同盟会,追随孙中山先生反对帝制。曾在上海办报鼓吹革命。辛亥革命后,曾任南京临时政府交通部次长,国民政府常委、军委会常委、审计院院长,后长期任监察院院长。于右任精书法,尤擅草书,有《标准草书》一册行世,被誉为“当代草圣”。1964年病逝于台湾。

略阳县档案馆现今收藏的有1930年编印由于右任书写题名的略阳《王家坪王氏家谱》;《于右任诗集》收集的有1922年于右任经过和滞留略阳时写略阳的四首诗,同行略阳于右任的秘书王陆一《右任诗存初集》中也有相关的一首诗

1914年,国民革命处于低潮。孙中山派于右任回陕主持西北革命,于至北京,回陕未果。1917年,孙中山在广州树立了护法旗帜,号召反对北洋军阀。五月于右任回到陕西,于井勿幕、胡景翼、张钫等策划起兵,反对北洋军阀,为陈树藩所阻,乃返上海。1918年胡景翼等在陕西响应护法运动,组织陕西靖国军,并派王玉堂(字子元)为专使,赴上海迎接于右任先生回陕主持,8月,于就任陕西靖国军总司令。当时总司令部设在三原县,以与隶属于北洋军阀段祺瑞派系的陕西督军陈树藩对抗。

杨虎城率部参加靖国军后,初为左翼第五游击支队,后改编为第三路第一支队,杨任司令。19184月,杨虎城部以不满千人,在关山东北的界方与陈部万余之众激战六昼夜,虽伤亡过半,却终于遏止了陈军的进攻。陈树藩为加强北洋军阀在陕的统治地位,首先引进镇嵩军刘镇华部入陕,给刘以省长职位。北洋政府企图发动了“八省援陕”,除镇嵩军外,有晋、直、甘、川、奉、绥远、鄂军等部,以围歼靖国军。

1920年,直皖战争爆发,皖系段祺瑞垮台,以曹锟、吴佩孚为首的直系军阀取而代之。“八省援陕”随之流产。吴派第20师师长闫相文为陕西督军。随闫来陕的还有吴新田的第七师和冯玉祥的第十一师。直系军阀为了对奉系备战,对靖国军采取了分化与收编政策。此时,广东革命政府受到挫折,靖国军自身也因战争四五年,疲惫不堪,人心涣散,内部发生分歧,各部均希望自谋出路。

靖国军大部受编后,三原靖国军总司令部的招牌也被人夜间卸走。总司令于右任被迫离开三原移往该县的东里堡。杨虎城迎先生到武功驻地,从新建立靖国军总司令部,于任杨为第三路司令,部队改编为四个团。其时,适逢甘军陆洪涛由北京领到一批军械共32辆马车,途经扶风法门寺西运,杨部全部截获。计步枪1千余支,子弹60万发,为以后在武功抗击直军进攻,提供了物质条件。

1922年,直系为最后消灭杨虎城部,派三万之众进犯武功。激战二十余天,杨部虽迭获胜,终因伤亡过重,遂决定向凤翔转移。先生事前曾犯险走淳化兵营,仗义帜据西,为杨虎城守武功一月,虽直军十倍于靖国军,但仍可防战。后来,由于麻振武、李夺先后在岐山、凤翔接受了直系改编,先生见大势已去,知事无可为。念孙中山因陈炯明叛变而困顿岭南,义愤填膺,须发为白。同年夏,在凤翔与杨虎城商定:“为了保存一点西北的革命种子”,由杨率部向陕北转移,依托井岳秀保存实力,以待后命;护送先生由甘肃东南经陕南略阳到四川,去找孙中山请示办法。“东去无归路,西来有万山”。当时陕豫道阻,先生决定经陇南入川赴沪。1922年端阳节,在总司令部最后一次会议后,遣参佐分道先行,悉散从者。先生民与王玉堂、王家曾、王陆一潜出凤翔城,由崇敬先生革命志行的甘肃守军谢有胜,送先生一行自灵台入甘肃境,开始了艰难的长途跋涉。经崇信、华亭、清水、天水、逾秦岭至徽县,再由略阳县的白水江乘船入嘉陵江,到略阳。以于佑任先生为总司令的陕西靖国军,在军事上受到挫折后,先生离陕返沪,由陇入川时,写有十六首纪行诗,途经略阳写有四首。这组悲壮、豪放、字字珠玑的诗篇,抒发了先生兵败犹忧国忧民的不已壮心和热爱家乡、热爱生活的诚挚情感。

先生一行进入略阳境,即结束了“骑驴惧蹉跌,骑马防骄纵。久骑腰背酸,久走足心痛”的困境。从白水江乘船沿嘉陵江上游顺水而下,驶过略阳境内86.75公里水程。在蜿蜒曲折的嘉陵江上,先生看到了秦蜀古栈道,看到了荒城上的战垒,以及挂在山崖之上青青的桐籽,心头平添了几分愉悦。沿途绮丽的风光,丰富的林产激发了先生的诗情。“略阳”这首诗,充分体现了先生在逆境中坚韧、乐观的精神:

山山看不断,曲折入嘉陵。

兵挫心犹壮,途长气益增。

荒城添战垒,孤艇载诗僧。

桐树青青实,崖前挂几层。

先生当年抵略阳白水江,在白水江找船,途经略阳时遇雨,被扣,并几乎遇险,各有数日滞留。在白水江,先生与代办邮政的过载行、复兴行的惠子桓、惠子推兄弟有一定交往,惠氏兄弟为先生一行找船,先生有墨宝和照片题赠。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原略阳县政协副主席、县文化馆长惠庭祜(子桓之子)先生曾出视珍藏的先生美髯玉照一祯,背面有草书题诗一首,即“白水江”:

白水江头未了僧,孤舟一夜入嘉陵。

云封蜀道无今古,鬼哭周原有废兴。

野渡招摇村市酒,荒城出没戍楼灯。

阳平关下多雷雨,净洗西南恐未能。

  先生一行当年乘船行至略阳县城,适逢大雨,船至县城水西门江边乌龙石,被县厘金局缉私捕凶的驻警扣住。第二天,哨卡向厘金局长任霈枝禀告:“有船自白水江来,船上数人,说商非商,说军非军,说官非官,如何处置。”任闻讯立刻赶到江边,进船认出于公。一向敬重先生,久先生威名的任与于公等面谈有顷,临别时向先生低声说:“大人,您请放心。”出船后,命令哨卡“立刻开舟放行”。目送于右任先生船只远去始行回局。任事后多年与家人偶尔谈及此事,常感叹到:“第二天省上已把于右任经略阳入川事通报到陕南镇守使署吴新田处,吴派骑兵连夜赶到略阳堵截。”问到任,其堂皇支吾过去。因任系老同盟会员,属冯玉祥先生旧部,直系吴新田每无可奈何,于公一入四川,便离开了北洋军阀控制的范围,所以他在略阳时,心情是十分不安的。读以下三首诗,仔细玩味,便可了然。

先生记行诗中还有“略阳滞雨咏权德舆”诗一首:

丞相风流水石间,略阳遣迹貌难攀。

诗开元白当时体,雨湿西南不断山。

江渚瑶琴思往往,钓台明月自闲闲。

孤舟冷落长征客,一夜怀人鬓欲斑。

权德舆(758-818)唐宪宗时官拜礼部尚书中书门下平章事,在相位三年,后徙刑部,出任山南西道节度使。元和十三年八月,薨于洋之白草(今洋县),后迁葬其故里今秦安第七沟东之赤龙山镇。查北魏太和年(477-479)间“武兴县(略阳旧称)侨置略阳县”。唐时略阳为兴州,辖顺政、长举、鸣水三县,南宋开禧三年(1207)改兴州为沔州,复改顺政县为略阳县至今。《清统志·秦州编》载:“权德舆秦安略阳人也,关南略阳去秦州甚远,且非陇右地,秦州不属关南,遂以权德舆为关南略阳人误矣”。

先生记行诗中的“嘉陵江上看云,歌赠子元,省三·陆一”为:

云如蒸气岩前起,山似馒头石似米。

如舷而歌歌未终,雨打孤蓬衣如洗。

风风雨雨断客肠,从亡诸子俱凄凉。

关山百战逾秦陇,舟车经月道雍梁。

时虞缴如飞鸟,辜负江山看剑

噫吁嘻:

奇云忽聚忽飞散,峭壁时隐时出现。

客心如海复如潮,鹃声似续还似断。

无平不陂往不复,有酒一樽诗一卷。

醉后愤愤呼苍天,顿足踏破嘉陵船。

云引愁心雨引泪,嘉陵江上话昔年。

尤门浪急鼋鼍吼,华岳云埋鹰隼骞。

间道忘身生命贱,孤军苦战岁时迁。

灾深饿殍横三辅,痛剧国殇泣九泉。

子弟前赴争后继,父老壶浆半含涕。

将军歃血举义旗,中道反戈先变计。

谁信李陵报故人,羞为于禁污家世。

甑已破矣难苟全,秦无人焉望空祭。

不哭途穷哭战场,一龙一蛇一螳螂。

云横秦岭关门锁,梦落周原战垒荒。

当年与先生同行的先生好友王陆一(原名天士)工诗词,曾笺注《右任诗存初集》。当时也有七言绝句一首,题为“略阳滞雨与右先生同行”:

浪憾空江意味平,江云如墨逼船生。

深夜感事兼怀友,听尽孤蓬急雨声。

先生经略阳时年方43岁,豪迈英芳,才气横溢,先生的诗饶有俊爽高迈之气,词采生动形象,语言洗炼明快。从诗中可看出先生早年的积极态度,和处在颠沛之中的乐观精神的底蕴。诗中反映出的不仅仅是他个人的情怀,也是革命先行者一代人的希冀及他们对祖国大好山河无限热爱之情。

19227月经重庆、武汉,返回上海。8月,与孙中山会见于上海后,10月,先生与叶楚伦、邵力子等创办上海大学,并任校长,中国共产党人瞿秋白、邓中夏、恽代英、肖楚女等主持教务,先后培养了大批革命干部。

(注:部分资料由任霈枝先生幼子任玉星文提供。任玉星,男,祖籍浙江绍兴,民革党员。曾任民革陕西省委第五、六两届委员、民革汉中市(汉台区)驻会常务副主任委员,汉台区政协祖国统一委员会任副主任。)

【版权声明】版权所有,欢迎转载。转载时请注明出自“略阳政府网站”并署原作者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