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魅力略阳 >> 略阳史话 >> 正文
略阳县城周边的山名辨析
发表时间:2014-03-10 作者:略阳--石志刚 编辑:档案馆(档案网) 资料来源: 点击: 字体大小:[    ]
分享:

                          略阳县城周边的山名辨析

                                   作者: 石志刚

略阳县地处秦岭南麓,其县城所在处,嘉陵江、八渡河、玉带河三水环绕;象山、狮山、凤山、男山(南山)、女山(雨山)五山拱卫。关于这五座山,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就流传着一个顺口溜“男山对女山,狮子瞪象山,凤凰戏牡丹”。近几年,还有人分别就这三句话,整理出了三个传说故事(1),也算是为这些本来冰冷的地理名词,平添了几许诗情画意和人文色彩。

略阳县城周边现在的山名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一座山叫什么名字,从地理角度讲,本无所谓,它们只是想互间区别的文字符号。可是,一座山,如果有了“仙”、有了人类的美化、思考和探索,则这座山就会成为文化意义上的山或精神意义上的山。略阳周边的这些山,拱卫着略阳城,俯瞰着生活在这里的芸芸众生,见证了略阳千百年来的荣辱兴衰,因此,其名字,不仅仅是文字符号,而且承载了略阳的发展历史,体现了略阳人的文化审美。然而,笔者在撰写《探寻银崖天书》(2)一文查阅史料时,发现略阳周边的几座山的名字自古至今,一直存在着歧义甚至混乱,稍有不慎就会出现引用错误,因此,很有必要进行分析辨别,以正其名。

一、象山

在这几座山中,象山的名称从古至今几乎没有变化,也没有异议,自古以来略阳老城就建在象山南麓的象鼻子上。嘉靖《略阳县志》载“象山,在县北,近学”(3)。象山还是略阳得名的依据,《汉中府志》及《陕西通志》皆载:“以其用武之地曰略,治在象山之南曰阳”。另据道光《略阳县志》记载:清嘉庆十八年(1813)十二月,吴抓抓、龚贵等率领数千人,兵犯略阳,略阳千总署守备马良率领略阳营兵在象山山顶御敌,重创义军(4)。由此可见,象山不仅是一座文化的山,还是一座英雄的山。

二、狮山

狮山与象山隔八渡河相望,据嘉靖《略阳县志》载:“狮山,在城东,上有玉皇真武等庙。”“真武庙,在东北狮子山,兴圣宫故址。”92版《略阳县志》载:“山如狮子蹲踞”(5)。由此可见,狮山又叫狮子山,因起外形如雄狮蹲踞,故名狮山。其上原曾先后建过兴圣宫、磨针殿、真武庙、关帝庙等寺观,可惜现今都已毁废无存。

三、凤山

凤山最大的争议在于它与凤凰山是否为同一座山?雍正《略阳县志》载:“凤山,东一里,曾有凤集其岭。”“凤山峙邑左”(6)。《方舆胜览》:“凤凰山,一名巾子山,如凤之翔”(7)。嘉庆《汉中府志》载:“凤山,曾有凤集其巅。一名三峰山,首冠群山,高耸万仞,有杨难当祠”(8)。在这里,将凤山与凤凰山合二为一了。在道光《略阳县志》中,既有凤山又有凤凰山,其载曰:“凤山,俯临今治,对峙翠屏。旧志曾传凤集其岭”“狮山,在西北里许,接连凤山。”“凤凰山,在北十里,下即凤凰沟。元一统志:一名三峰山。首冠群山,高耸万仞,有杨难当祠。方舆览胜:一名巾子山,势如风翔。寰宇记:山半有洞,名朱砂洞。”在该县志中还特别强调:凤山不是凤凰山,“省志:在东一里,误以今城后之凤山为凤凰山。”而在92年版的《略阳县志》中,仍然将凤山与凤凰山混为一谈:“凤凰山,城东。原名凤山,相传昔有凤栖于巅,后称其名。”

从以上的记录和描述中看到,对凤山和凤凰山的描述不尽一致,甚至相互矛盾,笔者认为,宋代的《方舆胜览》是最早提及凤凰山的史料,其中所说的“巾子山”、《元一统志》中所说的“三峰山”和清朝道光年间县志的记载是一致的,应该是可信的,而且也与实际情况相符,因为至少来说,现在的凤山既不是“高耸万仞,首冠群山”更不是“三峰并立”。另外,嘉靖《略阳县志》也记载:“龙泉山,在县北十里,下有泉。凤呈山,与龙泉山对峙,下有沼。”这里所说的凤呈山可能就是凤凰山。

综上所述,凤山和凤凰山是两座山,凤山在城东一里,接连狮山,因曾有凤集其岭,而被称为凤山,道光年间的略阳“新城”建于其南麓。凤凰山在县北十里,山下为凤凰沟,因势如风翔,故称为凤凰山。该山有三峰,又名三峰山;又因三峰形似巾子,又名巾子山(凡是三峰并列的山,很多都有“巾子”或“笔架”的称谓,如徐家坪的笔架山、青泥岭上的巾子山等)。该山高耸万仞,首冠群山,山间有洞,名朱砂洞。笔者实地探访后认为,略阳北面韩家坝对面,有一个叫做“烂泥地”的小地名,极有可能就是凤凰山所在。

四、女山

女山位于县城西南侧,北隔嘉陵江与象山相对,东隔嘉陵江与南山相对。嘉靖县志载:“大景山,在县南一里,宋改灵峻。俗因林木茂盛,雨落有声,名曰‘雨号’”。按照这段文字的描述,大景山就是嘉靖《略阳县志》中的县域图(局部)

灵峻山、雨号山,也就是现在的女山。可是其方位却描述为“县南一里”,实际应该是“西南一里”较为妥帖,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该县志所附的县域图中,大景山却变成了现在南山,与灵峻山隔嘉陵江对峙,这与前面的文字描述互相矛盾。在这以后的县志中,均继承了这一错误。雍正《略阳县志》和嘉庆《汉中府志》记载:“文笔山,西南三里,一名大景山,南北朝时改曰‘灵峻’。孤峰卓立,阿有武都王庙。”“(灵峻)山在西南隅三里,高插五云,横挡三水,或有雾聚山顶,则飕飕有声,雨即至矣,故谚名之曰:雨号山。”在这里,大景山、灵峻山又成了文笔山。道光县志也秉持这一说法,其载:“文笔山,在今城西南四里许,嘉陵江南岸。旧志:在西南三里,一名大景山,一名灵峻山、一名雨号山。孤峰卓立山阿,有武都王庙。”而在县域图又将”雨号山”标为“雨灵山”。

道光《略阳县志》中的县域图(局部)

由以上文字及府志、县志的疆域图可以看出,大景山和灵峻山的描述十分混乱,实在难以厘清,且和实际情况相差教大,但可以肯定的是,现在的女山,就是灵峻山,在县城西南方向嘉陵江对岸,因山高雾聚,又能依据山顶云雾预知雨讯,因此又俗称为雨灵山、雨号山。雨号山简称雨山,清末及民国以后,又转音讹为“女山”,也正好与对面的男(南)山相对应。 至于女山是不是大景山、文笔山,后文详细讨论。

嘉庆《汉中府志》中的县域图(局部)五、南(男)山

南山位于略阳县城南侧,从嘉靖《略阳县志》所附的县域图看,应该就是大景山,东连玉文山,西和灵峻山隔嘉陵江对峙,但在“山川”条下又说:“(大景山),宋改灵峻。俗因林木茂盛,雨落有声,名曰‘雨号’”把大景山又说成了灵峻山;雍正《略阳县志》又说文笔山与大景山、灵峻山是同一座山;道光《略阳县志》中南山又成了翠屏山:“翠屏山,即今城河南之山,与凤山对峙,峰峦峻险”;光绪《新续略阳县志》中,南山又成了玉文山:“张志湜道光巳酉年,修塔于玉文山” (9);1992年版的《略阳县志》说得更直接:“翠屏山,俗名南山,在县城的嘉陵江与八渡河交汇处,山顶海拔1242米,半山腰有清代建筑的南山塔,山西小峰名玉文山,东高峰名小景山。” “南山塔,位于城南玉文山北侧山腹,为清道光十七年修建”。在这里,南山又与翠屏山、玉文山混为一谈,让人莫衷一是。

那么,南山、玉文山、翠屏山、大景山到底是什么关系呢?其实,笔者认为,事情本来很简单,只要走出狭隘的“南山”概念,问题便会迎刃而解。

所谓南山,从字面上看,就是城南之山或者南面的山,这是人们按照方位概念的俗称,就像咸阳渭河两岸的人,相互间称为河南人,河北人;周至、户县和长安人把秦岭叫南山一样,是按照方位对事物的概称,而不是个特定的地名或山名,不能狭隘地去理解。略阳自古至今,居民都居住在以略阳县城为中心的区域,向北沿八渡河到电厂一带,向东沿玉带河(古称夹渠水)至大沟口一带。清朝道光年间以后,略阳县城迁至凤山南麓,从象山脚下的老城,到新城所在的文家坪、王家坪、李家院一线向南看,玉带河对面,三峰并立,形如笔架,因此,才有了文笔山这一称谓。三山横立新城之南,犹如绿色屏障,因此又美其名曰:翠屏山。因此笔者认为,南山、翠屏山、文笔山实际都是一个广义的概念,而不是特指某一座山,而我们现在所说的南(男)山,则特指建有“南山塔”且与女山对峙的那座山。

有了这样的认识,很多问题都会迎刃而解了。那么玉带河南面形成翠屏的那三座山到底叫什么名字呢?看看目前比较早的嘉靖《略阳县志》的县图,从西向东依次是大景山、玉文山、小景山,它们分别对应现在男山、杜家山和半山。这三座山因为没有明显的深谷大沟分割,区分不是十分清楚,因此,就依据三个山峰来命名。

至此,南山的问题现在基本上清楚了,但还有两个问题需要解决:

问题一:男(南)山何以会被称为大景山呢?换句话说,“大景山”字面上是什么意思呢?

关于这个问题,笔者比较认同《太平寰宇记》中的说法,即“景”字即“丙”字,由于唐人讳丙,故以“景”代“丙”(10)。比如流传于唐朝时的景教,其实最初称为火教。按照中国五行理论,丙者火位,因此又称丙教,由于唐朝忌讳“丙”字,才将其改为景教。而“丙”在中国文化中代表南方,因此,大丙山、小丙山其实就是大南山、小南山,唐朝以后改为大景山、小景山。至于宋代《方舆胜览》中所说的“大景山,北有丙穴,产嘉鱼”和嘉靖《略阳县志》中说的略阳八景之一的“丙穴嘉鱼”的事,笔者将在另文《探寻大丙山及丙穴》中进行探讨。

问题二:玉文山的“玉文”两字是什么意思?

玉文山最早被提及是在嘉靖《略阳县志》中:“玉文山,在县南一里”。虽然描述比较简单,但从该县志所附的县域图中一眼就能看出其位置。从字面上看,“玉文”是指玉简上的文字,或者用作文字的美称。那么在玉文山上是否有“美丽的文字”呢?答案是肯定的。据道光《略阳县志》记载:“翠屏山,即今城河南之山,与凤山对峙......平如斧削,隐约有文,点画不可辨。”这其实就是位于玉文山半坡银子崖上的“天书”(11),在银崖天书下面,还有明清及民国时的游览题记,因此,隋唐时期刻写“天书”的山,自然就被称为玉文山了。

六、武兴山

关于武兴山,最早记载于唐宪宗元和年间所撰写的《元和郡县图志》的“兴州”条下:“武兴山,在县北百里,多漆及黄檗”(12)。这里所描述的位置明显有问题,在唐朝的时候,兴州辖顺政、鸣水、长举三县。顺政县县城所在的位置就是兴州的州治,也就是今天的略阳县城,而长举县“南至州一百里”,所以“县北百里”就不是顺政县而属于长举县了,也就是今天的白水江一带。

首先,武兴山肯定与武兴城有关。该书同一条下记载,武兴城故址在兴州顺政县城(今陕西略阳县),为三国蜀汉时修筑,“按武兴,即今州理是也。蜀以其处当冲要,遣蒋舒为武兴督守之”。后来氐胡仇池杨氏在南北朝时割据于此,曾建立武兴国。北魏正始三年(506年)设置军镇,又设武兴县,隋朝建立后,改名顺政县。

南宋后期地理总志《方舆胜览》的“四川北道-沔州”条下:“武兴山,古兴州城于此”,明确了该山的大体位置。《元一统志》、嘉靖《略阳县志》载:“武兴山,在县东二里,其峰峙接于武兴,因以名焉。”自此以后的历代县志都基本继承了这一说法。从这些记载看,有两点很明确,第一,武兴山因武兴城而得名。第二,武兴山在城外,即“山连武兴城”。至于距离,各史料记载不尽一致。明代嘉靖《略阳县志》:“东二里”;清代嘉庆《汉中府志》和雍正《略阳县志》:“东三里”;道光《略阳县志》:“东里许”,另外,还有“州西一里”、 “县北百里”等说法。然而,令人不解的是,所有史料都记载了武兴山,但在其所附的县域图中都没有标注出来,由此看来,古人可能也不确定,武兴山到底是那座山。

笔者认为,历代史料对武兴山的位置描述不一致,除了明显的错误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各朝各代县城规模大小不一,参照点不同所致,但多数位置都指向东1-3里的范围内,在这个范围内除了凤山就是李家院后面的山。由于道光年间的略阳县城在文家坪凤山脚下,而且所说的“东里许”,正好也指向李家院后面的那座山,所以,笔者确信,这就是武兴山。至于《元和郡县图志》所说的山上“多漆及黄檗”一事,尚需继续考证。

综合以上分析,笔者将考辩结果绘制在同一图中,附在文后,不正之处,还望方家指正。

【版权声明】版权所有,欢迎转载。转载时请注明出自“略阳政府网站”并署原作者名。
返回顶部